普通火龙

“提醒一下,你每次掷骰子都会延伸出六个平行空间。”

【短】【现代】【Valvert】【OOC慎】Javert Hates it

Summary:

“说真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想让警察去给幼儿园小孩儿们讲故事,”他语气里是一种他惯常的不耐烦,“这不会让任何人好受。”



Javert讨厌这个。

“说真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想让警察去给幼儿园小孩儿们讲故事,”他语气里是一种他惯常的不耐烦,“这不会让任何人好受。”

那天是星期五,天气还不错,往常这时候Javert应该正在警署为一天的工作做准备。而这天他似乎并不着急,整个早上都带着一种故意的缓慢。“我讨厌这个。”在Valjean递给他外套的时候他说道,“我讨厌这个。”

Valjean似乎并没有那么在意Javert的抱怨,他一边帮那探长穿好外套一边笑呵呵地安慰他:“就是去给孩子们读读故事而已,这没什么难办的。”,他把车钥匙递给Javert,“别紧张,你会做得很好的。”

Javert哼了一声:“我没有紧张。”

“那自然是更好了。”,Valjean又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背。

他转动了门把手,却并没有挪动脚步,他就这么盯着Valjean看了一会儿,然后犹豫着开了口:“你给Cosette读过故事吗?我是说,她小的时候?”

“当然了!她很喜欢听故事,我读给她听的她都喜欢,那时候我每天晚上都得读,如果我不照做的话她就不肯好好睡觉。”他脸上是那种回忆过去的甜蜜神情。

“那是因为她太黏你,她现在可能也是一样。”Javert嗤了一下,“肯定不是所有的小孩儿都那么喜欢听故事。”

“不,孩子们都是差不多的,他们的快乐比大人们简单多了。”Valjean不以为然。

Javert还想开口反驳什么,但他突然想起在滨海蒙特勒伊的时候,面前这个人能用一双巧手做出许多小玩意儿哄那些孩子们高兴,可能他说的确实是对的,孩子确实容易满足得多。“但是我不喜欢这样。”他还是满心的不愿意,“我确实不擅长这个。”

年长一点的男人握住了他的胳膊,那触碰或许让他稍微宽慰了一些。“别担心这些,没有什么难的。只管读给他们听吧,他们会喜欢的。”


*** ***


如果Valjean记得提醒他注意自己的行为,整件事可能还不会那么糟。

Javert讨厌这个。

当他像奉命搜查一样粗暴地推开屋门的时候,他的上司们就该感到后悔了。他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我讨厌这个”。他看向站在一群孩子中间的老师——一位相当年轻的小姐,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早上好,我想您应该知道我是来给这些孩子们讲故事的吧。”,很显然,他的微笑不那么成功,那位小姐显然有点被吓到了。

“哦是的,Javert先生,很高兴您能来这儿看望这些孩子们。”她顿了顿,似乎是在想为什么Javert会在这里,“我、我去给您搬把椅子。”

他站在屋子中间阴沉着脸低头看着那些孩子们,“三四岁的小孩儿能听得懂什么!”他心里暗想,“这纯粹是浪费时间!”

“来,您请坐。”那位老师把一把椅子放在他旁边,他看了看,皱了皱眉。他本就身材高大,这椅子又太小,想一想他坐在上面会有多滑稽!“这……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合适的椅子了。”年轻的幼师有点局促地解释道,“您请坐吧,这有您需要的书。”,说着她递过了几本儿童读物。

Javert短促地叹了口气,接过书坐了下来。他的目光扫过那些封面,“这太愚蠢了。”,他又在心里想道。他选了一本封面看起来不那么蠢的,随便翻到了一页。

《皇帝的新装》。啊,这可太不好了。

“咳,”那位女教师似乎是想引起他的注意,“您已经选好了吗?”,还没等Javert反驳,她就拍了拍手,“孩子们!孩子们,快坐好!Javert探长要给我们讲故事了!”

他抬眼看了看那些围在他身边的小孩儿们,突然感到一阵紧张。那些孩子都认认真真地盯着他看,就好像他真的能讲出什么好故事来一样。


他讨厌这个。他真的讨厌这个。

“许多年前,有一位皇帝,为了穿得漂亮,不惜把所有的钱都花掉。他既不关心他的军队,也不喜欢去看戏,他也不喜欢乘着马车逛公园——除非是为了炫耀一下他的新衣服。他每一天每一个钟头要换一套新衣服。人们提到他总是说:‘皇上在更衣室里。’”,他干巴巴地照着书念了出来,这才刚刚开始,他就已经开始满心期待着结束了。他又抬眼看了看那些孩子,“很好,群众情绪稳定。”他有点得意地想。


可就过了一小会儿,他就彻彻底底地不耐烦起来了。

“‘哎呀,真是美极了!’皇帝说。‘我十分满意!’ 于是他点头表示满意。他仔细地看着织机的样子,他不愿意说出什么也没看到。跟他来的全体随员也仔细地看了又看,可是他们也没比别人看到更多的东西。他们像皇帝一样,也说:‘哎呀,真是美极了!’他们向皇帝建议用这种新奇的、美丽的布料做成衣服,穿着这衣服去参加快要举行的游行大典。‘这布是华丽的!精致的!无双的!’每人都随声附和着。每人都有说不出的快乐。”,这简直蠢透了,简直超出了他的接受范围,到底为什么要让小孩儿听这种故事?

“上帝啊……”这句话突然从他嘴边溜了出来,而他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

有个孩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Javert这才反应过来他刚刚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他半是尴尬半是恼火地抬起了头,正好看到一个男孩儿正慌忙地藏起自己的笑容。见他抬头,其他的孩子也纷纷发出了小小的笑声。他可受不了这个。他恼怒地低下头翻动着书页,想看看后面到底还有多少要读。

“先生!”,一个声音传来,“先生,什么是游行大典?”

Javert深吸了一口气,他没想过他还要负责扮演一本词典。“就是一群人在街上走,另一群更多的人在街上看。”,他希望自己解释的很清楚。他刚要继续读下去,刚才那个声音又一次传来:“那我也可以游行吗?”

“除非向警方提出申报。”,他觉得自己解释的根本没有什么用,这些小东西是听不懂的。

“那皇帝有申报过吗?”,这个关于游行的问题似乎引发了许多共鸣,又有一个孩子提出了问题。

“显然没有。”

“那这又是为什么呢?”,第一个提问的孩子显然也很想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Javert突然觉得自己很疲惫:“因为他是皇帝,他可以做任何事情,只要他开心。”,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解释方法了。

“那为什么我们就要申报呢?”,为什么他们对这件事情这么感兴趣?

“因为现在已经没有皇帝了。”

“那皇帝去哪儿了?”,很好,另一个话题又被开启了,那些孩子开始吵吵嚷嚷起来。

“在这个故事里!”,他似乎是没有控制好自己的音量,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他有点局促地抬起头又低下:“好了,看来我可以继续了吧。”


“‘他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呀!’最后所有的老百姓都说。 皇帝有点儿发抖,因为他觉得百姓们所讲的话似乎是真的。不过他自己心里却这样想:‘我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因此他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他的内臣们跟在他后面走,手中托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后裙。”,他越读越快,一心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读完最后一个词,他啪的一声合上书。

“Javert先生!”,一个声音阻止了他从那把不舒服的椅子上起身。

他的眼睛左右扫视,最后把目光停在了一个举着手的小男孩儿的身上:“什么?怎么了?”,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不那么恶狠狠。

“您读得太快了!我没听清皇帝的内臣手中托着什么!”那男孩儿的语气是那么理直气壮,以至于其他的孩子也附和了起来。

Javert自己也根本不记得故事的内容究竟是什么,他只好又哗啦啦地翻动书页,眯起眼睛寻找着那个没人听清的词。

“后裙。”他又合上书,“并不存在的后裙。”,他瞪了那个男孩儿一眼,站起身。

“我想,今天就到这儿吧,警署里还需要我去忙。”他简直是迫不及待地想离开那里。


*** ***


那天晚些时候,Valjean在饭桌上问道:“那些孩子们怎么样?是不是还很好相处?”

Javert茫然地看向他,似乎是在想他在问什么。他从幼儿园离开之后直接去了警署,一天的工作排得满满当当,他早就把那个讨厌的经历抛在脑后了。“什么?什么孩子?”,他问。

“就是那些听你读故事的孩子,他们是不是很喜欢你?”Valjean并没有看到他逐渐僵硬的表情。

“他们问题太多了。”,他强迫自己做了个深呼吸,“我就是讨厌这个。”

Valjean又笑了起来。


评论(7)
热度(41)

© 普通火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