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火龙

“提醒一下,你每次掷骰子都会延伸出六个平行空间。”

【Valvert】【现代】Who Am I

*喝酒梗 但是好像又和喝酒没什么关系

*写跑偏了

*俩人玩的游戏梗来自BBC Sherlock S3E2 有改动借鉴

*ooc慎

Summary:“你喝醉的时候可比你清醒的时候诚实多了。”,Valjean也看了他一眼,“可能应该经常和你喝些酒。”


Javert从不饮酒。

这倒不是说他从没喝过酒,而是在他发觉酒精对人无益之后,他就放弃了饮酒。早年在土伦时他就几乎滴酒不沾,到了滨海蒙特勒伊和巴黎之后,更是彻彻底底地戒断了。

酒精这东西,对Javert来说并没有任何用处。人们大多用它来麻痹自己,把自己喝得晕晕乎乎。醉鬼们是最快活的人了,他们不必担心生计和明天,只要有钱付账,不管喝多少,不管喝成什么样,他们都是主人。但Javert不需要这些,他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或者说,他以为自己知道他追求的是什么;他冷静、严肃,脑子里永远运转着逻辑的齿轮。在他共事过的同事里,不乏酗酒之辈,他们面色苍白,鼻头和两颊却泛着不健康的红色;他们总是双眼微眯,眼神浑浊;他们的手总是微微颤抖着的,还不合时宜地冒虚汗。Javert不屑与他们为伍,他有他自己的准则,他从心底厌恶嗜酒如命的那种人。

Valjean倒不是这样。

他不拒绝酒精。在土伦时,狱里总有那么几个有门路的犯人能弄到几瓶酒,而摄入酒精说到底确实是让人暂时忘记痛苦的方法。土伦有不少酒鬼,他们好吃懒做,满口脏话,喝急了还用酒瓶砸别人的脑袋,但Valjean从来不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在滨海蒙特勒伊的时候他确实算是滴酒不沾;而在巴黎安顿下来之后,他的橱柜里总会留一个角落给酒瓶安身——他不经常动它们,但是,人们常说,“以备不时之需”。

在Valjean把Javert从河里拖上岸之后,他把后者带回了自己的住处。为了让他暖和些,Valjean给他灌了几口酒。这便是Javert在这十几年里饮下的所有酒精了。


*** ***


“胡扯!”,Javert对着电视上正在播放的警匪片骂了一句,“没有搜查令是不能擅自进屋调查的,这叫私闯民宅!”

Valjean好脾气地笑了几声:“如果当初你也这么做的话,我现在应该在蹲大狱。”

Javert拧起眉头,转过头看着他:“你是在说我死心眼儿?”

“没有,我是说幸好你懂得遵守规定。”,Valjean站起身走向厨房,“我说,你要不要来点……”,最后一个词Javert没有听清。

“来点什么?”,他把目光从屏幕上移开——那电影实在是太烂了,接着就看到Valjean拿着两个杯子和一瓶酒走了过来。

“酒。”,Valjean把杯子放在茶几上,拧开了瓶盖。

Javert眯起眼睛审视着他(Valjean爱死这种眼神了):“你知道我不喝酒。”

Valjean不以为意地耸耸肩:“我知道。但是这没坏处,不是吗?”

“我会醉的。”,稍微年轻一些的探长还是不肯让步,“那会很糟糕。”

“但是这儿只有我一个,只有我会知道。”,Valjean开始倒酒。

Javert迟疑着接过酒杯。

他们俩假惺惺地碰了一下杯,“敬面包。”,Valjean嘟囔了一句。Javert哼了一声,他呷了一口酒,那酒很烈,像是扭动的火舌一般滑下他的嗓子眼儿,他咳了两下。Valjean倒是对这酒接受良好,他咂咂嘴,笑着看着面色逐渐变红的警探。

“我警告你,”,Javert瞪了那个一脸无辜的男人一眼,“你要是敢把我喝醉的样子拍下来,我就把你铐起来。”

这话让年长的男人的笑容更大了:“是吗?”,他凑过去,“是吗?我倒想试试……”

Javert赶在他之前拿到了对方的手机。


他俩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酒,心不在焉地看着电影。酒杯空了又满了,如此反复几次,Javert渐渐感觉自己变得晕乎乎的。

“你有没有玩过那个游戏,”,Valjean关掉电视,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一沓即时贴和一支笔,“写下一个名字贴在对方脑门儿上,然后互相猜是谁?”

Javert晃了晃脑袋,他已经不那么清醒了,Valjean肯定看得出来,这时候玩游戏,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他接过笔,想了想(对现在的他来说,思考很难),写下了Marius,把它拍在了对面人的前额上。Valjean按了按,让它粘得更牢靠一点。然后他看了看Javert,也写下了一个名字。

如果我们从Valjean的视角看的话,Javert现在就是一个眼神涣散,两颊微红,额头上还贴着“JAVERT”的傻子。

显然Javert并不知道这些。


*** ***


“好了,现在你可以问我问题了。”,Valjean朝着Javert扬起下巴,“而我只能回答‘是’或‘不是’。”

Javert点点头表示自己听明白了:“我……是个男人吗?”

Valjean听到这话笑出了声。

“怎么了?你笑什么?”,对面的人很明显又恼怒又困惑,“这不是游戏的规则吗?”

Valjean摆摆手:“对,没错,但就只是……”,他深呼吸了一次,“就只是,这话从你嘴里问出来太奇怪了。”,见Javert瞪了他一眼(鉴于他喝醉了,这一举动并没有他预想的那么有威慑力),他连忙严肃起来,“是。”

“换你问。”

“和你一样,我是个男人吗?”,Valjean试图找回游戏的严肃感。

“显然,是。”

Javert盯了他一会儿,“男人”这个概念太笼统了,于是他问:“我还活着吗?”

Valjean挑了挑眉:“是的,你还活着。”,然后他清清嗓子,“我高吗?”

他微微皱起眉头,显然是在思考,过了一会儿,他开口说:“那得看和谁比了。”

“记得吗,你只能回答是或不是。”,Valjean又满上了他俩的杯子,“我高吗?”

Javert发愁地看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是。”

Valjean满意地笑了一下,抿了一口酒:“到你了。”

“我是个好人吗?”

“法律方面?”,Valjean不自觉地瞟了一眼对方头上的便签。

“不,就只是,我是个好人吗?”,Javert也抿了一口杯中的液体,审视地看着对面的人。

Valjean点点头:“是,你是个好人。”

Javert轻笑了一声。Valjean并没有在意,开口问道:“你喜欢我吗?”

他几乎要脱口而出说喜欢了。然后他意识到此时此刻坐在他旁边的人不是Jean Valjean,而是,可以这么说吧,是Marius。他简直太发愁了。

“Javert?”,Valjean见他半晌不作声,叫了他一声。

“我不知道应该是……”,他真的苦恼极了,“你知道这不是很容易分得那么清的。好吧,不是,我不喜欢你。”,他特意指指Valjean头上的便签,“这个,你。”

Valjean点点头表示理解。

“我好相处吗?”,Javert抛出这样一个问题。他的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见底了。

前罪犯似乎被难住了。Javert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不耐烦地打着节拍,对面的Valjean似乎静止了。“我的脸这么好看吗?”,他终于憋不住了,说这话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舌头有些麻,这足以说明他醉得有多厉害。

Valjean被吓了一跳,他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这位已经喝醉了的警探:“实际上,不是,你不好相处。”

“噢。”,Javert从喉咙里发出了一个声音,“问下去。”

“我,我是说,这个人,”,Valjean指了指自己的前额,“这个人娶了我的女儿吗?”

Javert半是惊讶,半是不解地瞪着他。

“那就是‘是’了。”,Valjean朝着他挤了挤眼睛,接着揭下了那张便签,“啊,果然是。”

“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个男人,和有些人比起来算高,你还不喜欢我。”,Valjean耸耸肩,“你又喝得那么醉,除了Marius你还能想到谁?”

Javert翻了翻眼睛。

“好了,问我吧。”,Valjean又倒满了两个酒杯,那瓶酒已经见底了。

“和你一样,你喜欢我吗?”,Javert微微抬眼看着他,那双眼睛虽然是半闭着的,但仍闪着戏谑的光。

接着他就感觉到Valjean的目光落在他脸上,他努力睁开眼睛(他实在是醉得厉害),和他目光相接。

“喜欢。”


*** ***


Javert讨厌这样,他讨厌不明真相,尤其是现在,答案就贴在他的脑门儿上,而他却看不到,更可悲的是,他也猜不出。

他把这些归咎于酒精,都是因为该死的Valjean诱惑他一杯又一杯毫无节制地喝下那酒,他现在觉得思考比以前难多了。他不高兴地垂着头,晃荡着他的杯子,不满意的咂着嘴。

忽然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他的嘴角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眼神里又流露出那种他特有的得意。

“我是你,对吗?”,他带着一种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看进对面人的眼睛,“我是Jean Valjean。”

Valjean显出惊讶的神情。他并不急着宣布Javert是错是对,而是撕下了他额前的纸,攥在手里,问他:“你是怎么猜出来的呢?”

带着醉意的探长靠在沙发垫子上懒洋洋地看着他:“我是个活着的男人,据你所说,或许不考虑法律方面,是个好人,虽然不好相处,但你还是喜欢我。所以这个人,这个‘我’,是你,不是吗?”,他感觉自己的舌头简直不像是自己的,太多了,他再也不打算碰酒了。

Valjean没说话,而是把那张纸递给他。Javert接过来,然后愣了一下。

他抬眼看了看Valjean,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

“你再想想?”

Javert感觉自己说不出话来。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看哪儿,就索性盯着自己的杯子。

又过了半天他才开口:“所……所以,”,他又停了下来,他觉得自己并不知道该说什么。

Valjean把杯子从他手中接过,他倒是平静得多:“所以。反正这件事你我早就心知肚明了。”

Javert慢慢地点头:“我不好相处,但是你还是……喜欢我?”

“我看不出来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这没什么妨碍的。”,Valjean翻了个白眼,“你什么时候明白过——不,别反驳,你缠了我这么多年,或者说,我们两个纠缠了这么多年,我觉得‘你不好相处’这件事儿对我来说没什么影响。”

Javert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真的醉了,借着墙壁灯暖黄色的光,Valjean能看到他难得的醉态。“你不觉得有趣吗,到头来我们竟然是最了解对方的人。”,这话从清醒的Javert嘴里是听不到的。

“可能是我们在某些方面很像。”,Valjean低声说,“所以你才会以为我写的是自己的名字。”

警探瞟了他一眼,不以为然,他那股平日里的骄傲劲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也可能是因为我喝醉了,很难正确思考。”

“你喝醉的时候可比你清醒的时候诚实多了。”,Valjean也看了他一眼,“可能应该经常和你喝些酒。”

“我可不想变得和那些白痴一样。”,Javert嗤了一声。

“不,就像我说过的,只有我一个,只有我会知道。”,Valjean向前凑了凑,“探长先生,给我个特权?”


*** ***


他们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然后Javert摇摇晃晃地站起身,Valjean连忙扶住他。

“去哪儿?”,他问。

Javert双手捏住他的肩膀,微微弯下腰,凑近他:“门口,外衣口袋,手铐。”

Valjean显示出惊讶的神色,据他所知,他的手机现在应该还老老实实待在对方的睡裤口袋里。而Javert似乎也看出了他的疑问,掏出手机递给了他,咕哝了一句“随便吧。”,然后朝着自己的大衣走去。


虽然Valjean并没有拍下Javert喝醉的样子,但是他感觉自己并没有损失什么。

只不过有一次Javert在超市被同事撞见买酒有点尴尬。


评论(7)
热度(60)

© 普通火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