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火龙

“提醒一下,你每次掷骰子都会延伸出六个平行空间。”

【Valvert】【半AU】【OOC慎】Hooked on a Feeling ①

*现代背景
*优秀青年警察Javert与未成年面包大盗Jean Valjean
*OOC OOC OOC 重说三
*这篇里Javert的设定就是个【有人性的好青年】
*我真的不知道十几岁的男孩子应该是什么样…
*口语化严重 看着玩玩就好
*很短的第一章
*手机排版=没有排版
*314白色情人节快乐

Summary:
Javert,二十七岁,差几个月到二十八,在街上捡了个孩子。


他简直要愁死了。
他,Javert,在一个好不容易加完班的深夜,在路上捡了个孩子。
不是,不是捡了个孩子,实际上他是逮了个小偷,就是年纪小了点。严格来讲那也不是个孩子,Javert估摸着他大概十五六岁,那也是够得上少年犯的年纪了。
当时这个小孩儿刚刚敲碎一家面包店的橱窗,拿走了里面摆着的几块不怎么新鲜的面包。说来也是蠢,大街上几乎没什么人,安静极了,玻璃哗啦啦碎了一地,他Javert想不管都不行。他开始只是听到了稀里哗啦的声音,等到他拐进那条街,迎面就和这小孩儿撞了个满怀。这下可好,这小家伙想跑都跑不了了。
“这也太凑巧了,”Javert在心里暗想,“刚结束一个案子,又来个破坏公共治安的小崽子?”,他攥住那小孩儿的胳膊——嗬,看着不壮实,竟然还挺结实——瞪着他:“走,跟我去警局。”
那小孩儿也瞪着他,但是一言不发。Javert认为这是一个伏法的表现,于是拎着他转身往警局走去。
他正在值班的同事看见他领着个半大小子气急败坏地走进来,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探了探头,没敢吱声。
Javert在他桌子后面重重地坐下,示意那小子也坐下。
“姓名。”他语气里是一种沉重的无奈,快十二点了,他就想好好睡一觉。
对面的人第一次开口:“Jean Valjean。”
他在纸上唰唰记了起来。“年龄。”他不禁又抬眼打量起了这小子,看着还乳臭未干的,胆儿倒是不小。
“十六,差两个月十七。”可是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十七,可能有的人就是天生长得年轻,就算年轻的时候看着也比别人年轻。
Javert伸出手:“证件?”
Jean Valjean没动。
Javert叹了口气:“你为什么砸玻璃?”
“您看呢?”Jean Valjean第一次露出了窘迫的神情,他稍微动了一下胳膊,半块面包还攥在他手里。
Javert蹙起眉毛,做笔记的手停了下来。“为了这个?”他朝着那块干巴巴的面包扬扬下巴,“我不明白,这是寻找刺激什么的吗?”
Jean Valjean抿起嘴唇,看了他一眼。然后Javert合上了笔盖。“你家人呢?你监护人?”
“没有。”
“那你总有住的地方吧?总有大人管教你吧?”其实Javert自己也不是很确定这么大的孩子到底需不需要人来管教,不过就他破坏治安这件事来说,是该有个人管教他。
“没有。”
Javert感觉自己被戏弄了,这个Jean Valjean显然在耍他。他的语气一下子变得不耐烦起来:“我劝你还是老实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在警……”然后他停住了,他第一次注意到了Jean Valjean的打扮。
他穿着一件脏兮兮的连帽衫,说不好到底是什么颜色,套着一条洗得发白的松松垮垮的牛仔裤,脚下踩着双破破烂烂的帆布鞋。噢。Javert眨眨眼睛,所以是真的。
他有点尴尬地清清嗓子,声音软下去不少:“你……你没地方可去?”
Jean Valjean沉默地点点头。
“那你家人呢?你父母呢?”Javert感觉这不是个好问题,但是他不得不问。
“不在了。”这不像是谎话。
之后长久的静默像墙壁一样向他们压来。
Javert知道这么傻坐着也不是能解决问题的,于是他合上本子站起来,朝着Jean Valjean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也站起来。
“那家倒霉的面包店肯定会报案的,你明天记得来这儿走走程序,肯定是要赔钱什么的,但是还不至于拘留你,你年龄还不到。”他顿了顿,“你总有个过夜的地方吧?”
Jean Valjean点点头。
“那你走吧。”
他本该拘留Jean Valjean的,那是规定,至少也得留他在警局一晚。而他,Javert,巴黎市警署的优秀侦察员,放走了这个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小子,还允许了他留着那半块难看的面包。

*** ***

Javert,二十七岁,差几个月到二十八,年轻气盛,热爱着他的工作,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在经历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晚上之后,只睡了不到六个小时,却还能准时上班。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又碰见了Jean Valjean。
严格来讲,这不算碰见,Jean Valjean在某种程度上算是来自首的,而他只是来上班的。
Jean Valjean赔不起玻璃橱窗的钱,面包店长也不肯让步,Javert站在他俩中间像个说不上话的裁判,一言不发地抖着腿。
最后,面包店长终于同意宽限一个星期,Jean Valjean也终于显示出如释重负的神情,挪着步子准备离开警局。
“Valjean,”他身后响起一个声音,“你等一等。”
Valjean回头,看见Javert手里提着个塑料袋,他疑惑地看着后者。Javert把袋子递给他,他瞥了一眼,里面是几盒饼干和牛奶。
他没吭声,把东西又推了回去。
Javert奇怪地看着他。
“我不能要。”
“你为什么不能要?”
Valjean看着他:“您算是已经帮过我一次了,不能再有第二次了,我没法还清的。”
Javert张张嘴,又合上,他思考了几秒,最后才开口:“这是两码事。”
“我看不出来。”
Javert觉得没辙,只好换了个话题:“玻璃的钱你打算怎么办?”
Valjean不出声了,显然他也不知道怎么办,半天他才说:“如果您是打算替我垫付的话……”
“我的意思是,我觉得这很合理,你没有经济来源,又是我把你领到这儿来的,所以我帮你一把也没什么不对。”Javert打断了他明显的推脱。
Valjean又不吭声了。
Javert揉了揉脸,觉得很发愁。他不能让Jean Valjean再流落街头,天知道他以后为了不饿肚子还会干出什么来。
“我说,你住哪?”
那种窘迫的神情又出现了。“不一定,没有长住的地方。”
没办法,他作为一名警察的责任感敲打着他。
“你能在这等到我下班吗?”
Valjean看他的眼神更诧异了。

评论(2)
热度(26)

© 普通火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