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火龙

“提醒一下,你每次掷骰子都会延伸出六个平行空间。”

【Valvert】【半AU】【OOC慎】Hooked on a Feeling ②

CH1

Summary:

Javert心底升起一阵苦涩,他能拿他怎么办?昨晚他还以为自己逮了个小贼,今早他以为自己做了件好事,可现在看来,他似乎是捡了个累赘。不,不能说是累赘,但是到底应该用什么词,他也说不准。



Valjean在角落里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他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十一点了,他不知道Javert几点下班,但是他知道他确实是饿了。昨晚那半块不新鲜的面包完全不够他充饥,今早他又什么也没吃,这会儿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了。他刚刚拒绝了Javert的饼干和牛奶,那是出于尊严,可真实的饥饿感又是那么的不容忽视。他靠在椅背上,眼神往Javert那边瞟。

Javert拿着一沓文件在和另一个警员争论着什么,一开始双方似乎势均力敌,直到Javert开始翻动那叠纸,用手指戳着某个地方大声嚷嚷着什么,他的同事败下阵来,有点恼火地抢过那沓文书走了。Javert翻了个白眼,刚要离开,就注意到了Valjean在看着他。

“我还有半个小时到午休时间,”他走过来,“你要不要先吃点什么?”他肯定看得出来Valjean早就饥肠辘辘了。

Valjean摇摇头。

Javert感觉对方可能不是那么愿意交流,况且现在是上班时间,他不能总是跟一个本应被拘留的小子闲扯淡,所以他留下一句“那你就坐在这儿等我下班。”转身又走了。

他就真的什么都没给他留?半块饼干也没有?Valjean有点恨自己早些时候没有接受那些吃的东西,他的肚子这会儿已经饿得叫不出来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三十三分钟,Javert才又重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我去买意面,你吃什么?”他一边穿上外套一边问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Valjean。

Valjean饿极了,他觉得吃什么都好,反正他也有段时间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了。“和你一样。”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用“你”替代“您”称呼Javert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有些冒犯,不过对方看起来并没有在意。

“那你就在这儿等我,”Javert说着就要走出门去,“我很快回来。”

Valjean感觉有点恼火,他和Javert认识也就十二个小时,但这个人似乎十分喜欢对他发号施令,什么“明天早上你得来”啊,“你等我下班”啊,“你就坐这儿等我回来”啊,他不喜欢这样。他不想自己被人命令,就算Javert的意图看起来并不坏也不成。

所以他站起身,饥饿使他在起身时眼前一片眩晕,他抓住了椅背,挤出几个字:“我跟你一起去。”

Javert停下了脚步。他转过来狐疑地打量着Valjean。

后者立刻就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你怕我逃了?我不会跑的,我就只是想出去透透气,我没必要跑掉。”

Javert似乎是掂量了一下他的话,最后点了点头。


*** ***


Jean Valjean的确是饿坏了。Javert早就解决完了他的那份意面,现在正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第四个可丽饼的Valjean。

Valjean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抬眼看了看他,没吭声。

Javert清了清嗓子:“你要不要再来点什么?”

对面的人晃了晃脑袋。

Javert又打量起他来。Jean Valjean比他矮大半个头——鉴于他太高了,Valjean其实不算矮,他稍微有点长的头发在他头顶柔软地打着卷,看起来有点脏,他的眼睛和头发一样是太妃糖般的棕色,眼睛下面有淡淡的阴影,嘴唇上面冒出细细的胡茬,如果不是他眼神里透露出的那股子倔劲儿,他还真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十几岁小伙子。

Valjean把盘子往前一推,胡乱拿餐巾抹了一把嘴,示意Javert他吃完了,后者招呼侍者过来结账。

Javert看了看表,离午休结束还有半个小时,这家餐厅和警局隔得不远,他就提议在附近转转。Valjean没有反对。

他们俩沉默地并排走着,谁也没想挑起话头儿。

走了一会儿,Javert忽然问:“发生了什么?”

Valjean没吭气儿。过了几分钟,他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帮我?”

Javert的语气严肃起来:“因为我不能看着有人流落街头,时时刻刻游走在犯罪的边缘。你今天偷面包是为了充饥,那明天呢,以后呢,我不能看着法律被践踏。”

“那你今天上午大可以让我一走了之,我答应了赔钱,我会尽力凑齐它,你没必要这么对我。”

Javert一时语塞。

Valjean偏过头看看他,微微叹了口气:“我爸在狱里,无期徒刑,一直是我妈跟我过活,但是……”他停了一下,做了个深呼吸,“但是她查出了癌症,没能挺过上个月。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积蓄了,我付不起房租,也没有可以投靠的亲戚。所以。”

Javert心底升起一阵苦涩,他能拿他怎么办?昨晚他还以为自己逮了个小贼,今早他以为自己做了件好事,可现在看来,他似乎是捡了个累赘。不,不能说是累赘,但是到底应该用什么词,他也说不准。他苦恼地捋了一把头发。救济院?他早就超过了年龄。那难道要把他再扔回大街上不管吗?如果这样的话,Javert几乎敢肯定他们会在狱里重逢。

那就只有一条路了,那是那也太荒唐了,这不是他的义务所在,从昨晚到现在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他的义务。他在心底审问自己,他到底是在干什么?但是直到他们走回了警局,他也没有得出个答案。


*** ***


Valjean发现他上午盘踞着的那张椅子已经被人借走了,于是他只好跟着Javert,在他办公桌旁边坐下。

这张椅子比先前那张好多了,至少它有个柔软的靠背。Valjean靠在上面心不在焉地看着Javert写文件,他俩谁也没说话,也没有太多的眼神交流。不大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在椅子上睡觉并不舒服,可他也不是那么在乎了,他困极了,最近几天他都睡在一个看起来要塌了的破房子的地板上,此时此刻柔软舒适的椅子对他来说就是天堂。他睡熟了,头垂了下来,下巴抵在交叠在身前的双臂上,呼吸安稳。

Javert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他睡着了,他看看时间,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一个小时他就可以下班了。于是之前的那个问题又挤进他的脑海。他应该这么做吗?这是不符合规定的,他明知道这一点,他也明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但是他似乎别无选择。权宜之下,他做出了决定。不管这听起来有多荒谬。

他结束了所有的工作,穿上外套,尽量不那么粗暴地摇醒Valjean,后者显然还是吓了一跳,他猛地一抖,眼睛一下子睁开,迷茫地看着Javert。

Javert有点尴尬,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他只是说:“我下班了,我们出去。”

Valjean看起来还在状况外,他顺从地站了起来,跟在Javert身后走出了警局。

他们沿着街走了一会儿,Valjean终于问道:“我们这是去哪?”

Javert咬了咬嘴唇,终于挤出几个字:“去我家。”

“你家?”Valjean停了下来,“去你家干什么?”他实在是搞不懂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很明显,你没地方可去。”

“我有地方可去,你以为我住在长椅上吗?”

Javert朝着他翻了翻眼睛:“就算不是,也比那好不了多少。”

Valjean大为光火:“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睡警局?”

“警局是你想睡就睡的?”

Valjean感觉他的自尊在折磨着他,他微微抬起头对Javert怒目而视,后者也同样瞪着他。“我不需要您可怜我。”这是他对自己尊严最后的维护。

Javert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不要误会,Valjean,权宜之计罢了。就像我之前说的,把你扔回街上,你以后怎么办?”

Valjean又瞪了他一会儿。最后他像是妥协了,点点头,任由Javert带路。


评论(6)
热度(22)

© 普通火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