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火龙

“提醒一下,你每次掷骰子都会延伸出六个平行空间。”

【Valvert】【半AU】【OOC慎】Hooked on a Feeling ③

CH1

CH2

最近一直在忙学校的事情,深夜突然更新。


Summary:

Valjean差点气死,Javert也差点气死。

Valjean差点被Javert气死,Javert也差点被Valjean气死。


*米里哀先生出现啦


Valjean不介意睡沙发,事实上他还觉得沙发不错,比地板强多了,也比Javert办公室的椅子好了不少。只是,这不是他自己的沙发,也不是其他什么人的沙发,而是Javert的沙发。虽然他才和Javert认识短短两天,但是他却得出了一个结论:和Javert沾边儿的事儿都得三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他就是觉得这事儿不靠谱。

他?一个前天晚上刚刚抢了面包店的人,现在躺在抓他的人家里的沙发上?清晨的阳光稍微晃着他的眼睛,他把毯子拉过头顶,挫败地叹了口气。这不行,这太不行了。

然后他又把头钻了出来,费力地扭过脸看墙上的挂钟,六点了。他估计Javert也快醒了,于是他坐了起来,胡乱揉了一把头发,打量着侦察员的家。

Javert的家就和Javert本人一样,严肃又太过严肃,整个屋子里除了必要的家具和电器之外,几乎什么装饰都没有——连一片绿叶都没有。Valjean苦恼极了,天知道被这样一个人缠上会有什么好下场。

缠上,他几乎被自己逗乐了,哪里有这样的道理,Javert在对待他这件事情上简直就是怪异的执着,他都没有其他案子要办吗?

他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胡乱想着,直到他听见从屋内传来的拖鞋声,然后他看见Javert走了出来,穿着一套再乏味不过的灰色睡衣,头发散着,稍微有些乱。Javert看见他,没说什么,只是径直走向了厨房,给他俩各搞了一杯咖啡。

Valjean接过Javert手中的杯子,沉默地抿了一口,接着他的整张脸就皱了起来,说实话,就算他没喝过什么上等的咖啡,他也知道Javert的咖啡简直就是烂极了。但是后者好像喝惯了似的,并没有任何反应。他俩就这么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尽量避免着任何眼神接触,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尴尬气氛里喝着糟糕的咖啡。

之后Valjean清清嗓子,打算说点什么,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和这个尽职到过了头的警察正常地交流,所以他只是抛出一个问题,却并没打算得到什么令自己满意的回答。

“所以今天你打算接着把我带到警局去?还是说把我锁在这里?”

Javert挑起一根眉毛,看了看他。“我今天请了假。”

Valjean没料到Javert还有这么一手:“所以呢?”

“所以我今天不打算出门。”

“那其实跟我没有关系,”Valjean把喝空了的杯子往茶几上一放,“我打算出门,而且我不打算回来。”

Javert瞪了他一眼:“那不是你说了算的。”

Valjean心头忽然窜起一阵火,他简直要被Javert逼疯了:“你到底想怎么样?要不然你把我逮起来吧。”

“我为什么要逮你?”

“因为我抢了面包店可以吧?我不仅抢了面包店,我还没钱赔玻璃,而且就因为这个,我准备潜逃了,你看看,这多严重,维护治安的Javert警官,你抓我吧,算我求你的。”他实在是生气极了。

Javert抱起胳膊,皱着眉头盯着他,过了一会儿他开口:“说到赔玻璃,你打算怎么办?”

Valjean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他刚刚火冒三丈地打算激怒Javert,结果对方竟然没接下他的话头,还问他玻璃的事儿?

“说真的,先生,这和你没什么关系了,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多了吗?”他站起身,微微抬头看着Javert,“我准备出门,而且我不打算回来,如果你哪天又那么不幸地在街上看到了我,行行好别管我了行吗?”

这下Javert也对他怒目而视了。

他俩又互相瞪了一会儿,接着Valjean走向门口,穿上鞋,开门走了。

Javert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站了几分钟。

 

*** ***

 

Valjean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也不知道自己到哪里去搞一笔钱赔面包店的橱窗,他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溜达着,心里又生气又发愁。

他口袋里一个子儿也没有,这样下去吃饭都成问题,更别提什么还债了。他脑子里又响起Javert前一天对他说过的话:“你今天偷面包是为了充饥,那明天呢,以后呢?”这时候他不得不承认Javert在某些方面也许确实是对的。

他需要一份工作。

可是工作去哪找呢?他并没有什么手艺,也没有什么学历,世界上哪会有不需要这两样东西的工作呢?

他发现自己走到了一个小公园,他选了一棵树,一屁股坐在了它下面。

再去铤而走险?这肯定是不行,看Javert这个架势 ,他要是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Javert非逼死他不可。而他几乎是铁定找不到什么活计的,他又完全不想接受Javert古怪的帮助,无论是出于自尊还是别的什么他自己也想不清楚的原因,可这样的话,他几乎就活不下去了。去救济院?那还不如让他死了,他知道那里面的人都是怎样的嘴脸,救济院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你没什么尊严地苟活下去。

那怎么办?他还能怎么办?他所有的路几乎都被堵死了。

他在那棵树下坐了很久,直到太阳彻底升上来了,阳光钻过树叶打在他的脸上。他苦恼地揉了一把脸,准备起身离开。

这时他看见一个估摸着大概六十几岁的老头儿扛着一棵树苗,提着一个挺大的水桶从湖边走过来。那水桶里肯定装满了水,因为他走起路来稍微有点不稳,而且走几步就要停下来歇歇。

Valjean也没想什么,径直走了过去。

“我帮您提吧。”

 

*** ***

 

Javert生气极了。他当警察这么多年——大概五六年——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烦人的人。他已经很努力了,他不过就是想把Jean Valjean拉回到正轨而已,结果对方不仅不领他的情,还专门和他对着干。

还有,今天早上Valjean喝了一口他的咖啡,脸就扭得跟什么似的,他的咖啡就那么糟糕吗?

他坐在沙发上越想越生气,最后决定不再管Valjean的这些破事儿,他爱怎样就怎样好了。

不过第二天他上班的时候路过那家倒霉的面包店,看见玻璃橱窗上那个大洞,还是忍不住停下来问了问赔钱的进展。在毫不意外地听到根本没得到赔偿的答复之后,他还是没控制住自己掏出钱包的手。

他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他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Valjean了,因为在他看来Valjean是根本没有能力还钱的,这件事如果让他自己解决,很可能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所以三天之后,他看到Valjean气急败坏地站在他办公桌前时,惊讶地半天没说出来话。

“你到底什么意思?”Valjean这句话差不多是吼出来的。

Javert停下手里的工作,有点好笑地看着面前的人:“你说什么?”

Valjean把两只手啪地撑在Javert的桌子上,第一次居高临下地瞪着他。“我去那家面包店了,他们告诉我你把钱还了,你什么意思?”

Javert也是第一次抬着头和Valjean说话:“我觉得你没有能力还清。”

Valjean哼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票子,拍在桌子上:“还你。”

Javert狐疑地眯起眼睛打量着他。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以为这钱不干净?”Valjean气极反笑了,“警官,请你尊重我,因为我也有自尊。你不要担心这钱的来路,因为我找到了工作。”

Javert又重新审视了一下Valjean,确实,他换了一身比原来不知干净了多少的衣服,气色也好了一些。他稍微放了点心,可新的疑问又随之而来——Valjean是在哪找到的工作,究竟什么工作才能让他在短短三四天就为自己挣到了一身新衣服,还足够还清他欠的钱?

Valjean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问,他直起身:“我在一家园艺公司找到了一个小职位,说实话这只是一个巧合,那天从你家离开之后,我在一个公园遇到了一位种树的老先生,我帮他提了水,然后,总之,他是这个公司的老板,也是他给了我工作,还预支给我工资。这位先生叫Myriel,你可以去打听他,他是再正派不过的人了。”

Javert静静地听着,他分辨得出来这不是假话。最后他拿起桌上的钱:“我不想让你觉得你欠我什么,我不想让你难堪,这并不是我的本意。你得知道。”

Valjean点点头:“我明白,但是说实话你的方式确实是有点不妥。”

他俩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Javert问:“那你现在住在哪儿?”

“噢,我就住在Myriel先生的公司里,那的大厅里有沙发可以睡,我觉得沙发也不错了。”

Javert缓慢地点头。

“那我走了,警官。”

“你的Myriel先生有没有给你配个手机什么的?”Javert叫住了他。

Valjean有点诧异地眨眨眼睛。

“我不是要监视你什么的,就只是,你知道,以防万一你以后需要什么帮助。”Javert的语气变得紧张起来,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Valjean耸耸肩,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和一个便签本,写了个号码递给了Javert。


评论(5)
热度(21)

© 普通火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