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火龙

“提醒一下,你每次掷骰子都会延伸出六个平行空间。”

【Valvert】忠于职守

*一个久远的存文 整理U盘的时候突然翻到

*现代背景

*这个真的很没营养


Summary:

然后他转身离开,他并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但是他知道他要试着弄懂的东西只会越来越多。


他忽然醒了。

他转了转头,脑袋把枕头的布料蹭得沙沙响。窗户几乎被窗帘挡得严严实实,但仍然可以判断出来这是半夜,他睡了多久?两个小时?不会更多了。

有光从门缝里钻进来,那就是了,他是被什么声音吵醒的。

可是这个时间会有什么声音呢?

他脑子仍有些昏沉,实际上,这段时间每次他醒过来都要回想一下发生了什么,以及他在哪里。

他在哪里?他又问了自己一次。他坐了起来,被子从上半身滑了下去。

啊。他记起来了。

Valjean。他在Valjean家。他这一个月住都在这里,自从……

他只记得水,先是他向水扑去,接着又是水向他涌来。水,然后是黑暗。然后是Valjean。


“我想,明天我该回去了。”那天早些时候他忽然对Valjean说,“我打扰了你太长时间,而且,是时候回去工作了。”

Valjean看了看他,神色里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你还没有完全好起来,你确定要回去工作?”

他点点头。“确定。”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没有再提这件事,他依然没有主动洗碗,并且依旧无情地嘲讽Valjean挑选电影的品味。关掉电视后他就回到屋内躺下,试图让自己睡着。他本以为离开这里的念头会让他安心不少,可事实却是他莫名其妙地感到了没来由的烦闷。

他坐在床边盯着门缝里的灯光,然后他听到了Valjean故意放轻的脚步声,他似乎还在忙活着什么。他从来不知道Valjean什么时候休息,他是每天都像这样忙到深夜吗?他感到有点可笑,两个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一个月,他却对于对方的生活规律一无所知。于是他站起身,走过去打开了门。

他看到Valjean背对着他,手里似乎是拿着个熨斗。这人总是在大半夜熨衣服吗?他晃晃脑袋,没人会在大半夜熨衣服。

他就这么盯着Valjean的后背看了一会儿,直到后者发现了他。

Valjean把熨斗立在一边,转过身看了他一眼:“已经洗好很久了,把它熨平明天你就可以穿了。”,他的语气里没有波动,好像就只是想唠唠家常。他这才看见,Valjean面前放着的是他的制服。那套本应该和他一样消失在塞纳河里的制服。他刚刚被Valjean救起来的时候,这身衣服简直不能看,被水泡得不成样子,还沾满了污泥,他本以为Valjean早就把它扔了,因为他之后再也没看见过它。他没想到Valjean会把它洗净。他更没想到Valjean会把它熨平。

他靠在门框上沉默地看着Valjean继续着手里的活儿,后者也没再开腔。真的吗?一个他曾经恨之入骨,多半也曾经恨他入骨的人,会救他性命?会这么无微不至,没有一点歪脑筋地照顾他?Valjean不可能知道他会在这个时候忽然醒过来,所以这不可能是专门做给他看的,可是,可是一个人怎么会高尚到这种程度?他很难理解。

他回想起这一个月以来Valjean为他所做的种种,他似乎总是很难理解这个人。Valjean亲自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容忍他糟糕的态度,并且还没有试图弄死他。他有点懵了,如果这些都是发自内心的举动的话,这其中的原因又是什么呢?Jean Valjean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他就这么站在那想了很久,但并没有得到答案。Valjean熨好了制服,把它挂到了门口,转过身时看到他还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站在那儿,他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然后他走过去,什么也没说,给了卧室门口的人一个拥抱。

他们就这么保持了一会儿,最后Valjean先开了口。

“Javert。”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他可能只是想发出点声音,也可能只是想念一念对方的名字。

“什么?”

“没什么,回去睡吧。”Valjean松开了手,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又在那里站了一会儿,直到他反应过来自己显然是在做一件傻事。于是他也回到了床上,把被子拉过肩膀,试图让自己睡着。

但是他失败了,就像之前的无数次那样,仿佛任何与Valjean有关的事都会让他产生一种没有来由的挫败感。有关Valjean的念头就像塞纳河冰冷的河水一样裹挟着他,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他为什么会受这种困扰。他很少这么质问自己,但眼下他没有办法思考别的,因为就在Valjean抱他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想离开。

而他怎么会不想离开?他怎么可能不想尽快逃离这个与他不共戴天的人的家?就是因为他在这里所得到的关怀吗?他会稀罕那一点点施舍一般的关怀吗?他会在乎这种东西吗?

他会。

这是他意识到的又一个可悲的事实。他想起自己的前半生并没有得到过什么关爱,没有人说过爱他,更不会有什么人实打实地在乎他。可是真的就是因为这个吗?这就是他从Valjean身上得到的吗?Valjean知道这些吗?

他看见日光一点一点从窗帘的空隙里渗入房间,过了一会儿,他又听见Valjean的脚步声,坚定,不拖沓的脚步声。他听见Valjean走进厨房,听见柜门开合发出的轻微吱嘎声,听见刀叉与盘子碰撞的叮当声。他又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心不在焉地想着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居家的氛围,虽然说怎么看他都与这种安逸的生活很不搭调,但是他依然,在满足程度上,有些享受,这念头在他的心里不安地搅动着。然后他忽然记起这就是最后一次听到这些声音了,从此之后他与Jean Valjean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他早就这样想过了,Valjean救他一命,那么他就放他一马。

可这个时候他感到的却是失落。他,Javert,与Valjean从此再无瓜葛。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他早就不在乎Valjean当初犯的是什么事儿了,这似乎就只是一种执念,而靠着这种执念,他忠于职守,时刻警惕,而Valjean更是不敢掉以轻心,他们两个就这样保持着一种古怪的默契,奋力地生活下去。

他终于强迫自己起身走出去,正巧看到Valjean把新买的可颂和果酱放到桌子上。

“你醒了,咖啡还是茶?”Valjean的语气里听不出异样,但是他看得出对方和他一样没睡好。

“咖啡。”他拉开椅子坐下。

他们沉默着吃完了早餐。他喝完第二杯咖啡,然后站起身。Valjean条件反射似的也跟着站了起来。

“我该走了。”

Valjean的局促不安第一次明明白白地暴露在了他面前。他先是点点头,然后又张开嘴像是要说些什么,最后他走到门口,取下那套制服,递给了他。他可以看到Valjean的手微微发着抖,这不寻常,Valjean的手从不发抖。

“所以……”Valjean像是终于组织好了语言似的,“你这就是正式回去工作了?还是像原来一样的经常出外勤吗?”,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

他想告诉Valjean放心,自己不会再追捕他了,可是话一出口他就忽然明白过来:“我不会再……我是说,我会先处理一些文书工作,因为毕竟我还没完全好起来。”,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不过我会再回到外勤工作上的。但是我……我不会再纠缠你了。”

Valjean点点头,但他似乎对自己不再受到威胁不是那么感兴趣。这让他又感到一阵迷惑。

他打开门,最后看了Valjean一眼:“再见。”

Valjean也看着他,眼睛里是一种他暂时无法理解的东西:“再见。”

“谢谢你。”这话说出来感觉有些奇怪,他好像很少感谢什么人。

但是Valjean并不在意这个,他微微摇了摇头。

然后他转身离开,他并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但是他知道他要试着弄懂的东西只会越来越多。


评论
热度(28)

© 普通火龙 | Powered by LOFTER